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考古探索 >

根、家、文化、历史

几十年前,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和更多的就业机会,许多中国人不遗余力地为发达国家移民。然而,他们的外国后代却被中国的快速发展和经济腾飞所吸引,以实现他们父母从未有过的中国梦。《环球时报》最近采访了几位最近返回中国工作的“第三文化”(外国出生的)中国人。Sidney Cheung是我们的第一个面试者。

Sidney Cheung,在上海卡普斯顿有限公司的首席讲师,出生于1987在香港。他的父母在20世纪70年代从大陆移民到那里寻求更好的机会和建立自己。1994,家人再次搬家,这次到了加拿大。在那里,他们定居在多伦多北部的一个农村小镇,西德尼和他的两个弟弟当时是唯一的中国人。他对《环球时报》说,像他这样的中国人被称为“第三文化”,是中国人的背景,但却受到西方价值观的熏陶和教育。

Cheung的父亲来自上海,母亲来自华东地区的浙江省。尽管在香港相遇和结婚,他们都不知道广东人第一次到达时,虽然他们很快适应。在香港的时候,他们经营着一家成功的公司,为孩之宝和美泰等外国大公司制造玩具。在1994,Cungs使用他们的储蓄移民到加拿大。西德尼认为,他的父母通过勇敢和有弹性的生活方式获得了他们现在的地位,生活的艰辛造就了坚韧的性格。

贫困是他父母离开中国大陆的原因之一。在整个西德尼的青年时期,他的父母经常向他和他的兄弟姐妹讲述成长和贫困的故事。有些人不得不在山里采摘少量的食用植物来获取食物,还有一些人在春节时吃清白鸡蛋的乐趣。这些故事有时是甜蜜的,但大多是苦涩的,它们都揭示了许多中国公民过去不得不面对的斗争的现实。

尽管他们最终在香港找到了成功,但他们还是用严格的、传统的中国价值观来养育孩子;帮助他人,慷慨待人,但仍要为自己勤劳、谦虚、节俭。

教育与事业

西德尼是加拿大注册学校教师,拥有多伦多大学研究生教育学士学位,具有中级数学教学的高级资格。他的本科学位也在多伦多大学取得了神经科学的背景。

毕业后,他在中国香港大学学习了一个研究职位,研究锻炼对学习成绩的影响。然而,他从兼职教学中找到了激情。在加入卡普斯通之前,他曾教过许多科目和各种各样的学生,偶尔也会在香港的一所国际学校任教。

“我搬到上海的原因是野心和好奇心的混合,”西德尼告诉《环球时报》。我也希望能够接触到我的家庭家乡根,同时也帮助下一代中国。

期待

在《环球时报》的采访中,Cheung对上海、香港和多伦多的机会进行了比较,他回答说:“上海现在可能有更多的机会,看看这个城市在过去十年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在更大范围内,中国本身已经现代化得非常好。技术与日常生活的无缝结合和基础设施的迅速扩张和现代化使这个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互联。

“小时候,我偶尔去深圳和上海度暑假,但我对城市不太熟悉。我去的公园、餐馆和购物中心都不像我现在的经历。上海是一个充满乐趣和活力的城市,”西德尼说。

“像Ofo、微信和淘宝这样的东西都让上海生活比多伦多和香港更方便。他补充说,尽管我的Putonghua很糟糕,但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这些工具却没有多大困难。

西德尼可以说上海话和广东话,但蒲通华仍然有一些困难。对他来说,最大的挑战是掌握普通话和正确的语调。他告诉《环球时报》:“当人们在微博上用中文与我交流时,我需要翻译来理解。即使我试着和蒲通华说话,大多数人也听不懂我说的话。有时他们笑着问我在说什么语言[开玩笑]。

由于上海和香港在地理、商业区和国际文化方面非常相似,Cheung说,更多的海外第二代中国人,像他,在美国、加拿大或其他英语国家长大,很可能会回到他们的事业和个人发展。

“我认为,在成长过程中,我的父母努力让我和我的兄弟们认识到我们家庭的文化和根源。“现在我长大了,我明白为什么,”西德尼说。一旦你知道你去了哪里,你就会知道你要去哪里。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