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未解谜底 >

两步加快

几十年前,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和更多的就业机会,许多中国人不遗余力地为发达国家移民。然而,他们的后代却被中国迅速发展和经济腾飞所吸引,以实现父母从未有过的中国梦。《环球时报》最近采访了几位最近返回中国工作的“第三文化”中国人。陈会毅是我们的第四位面试者。

第三代华裔加拿大人陈会毅于2010首次访问中国,最终决定于2014在上海定居。十多年来,他一直是许多美国公司的IT顾问,但目前正开始自己的业务。

Chan出生于温哥华,在温哥华岛哈迪港长大,哈代是一个不到5000居民的小镇。

我家在哈迪港经营了一家中国餐馆。“我去了温哥华的高中,在魁北克的蒙特利尔大学麦吉尔,”他告诉《环球时报》。

“在工作了大约七年之后,我回到温哥华,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做我的硕士。”他说。

130多年前,Chan的曾祖父曾在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上工作过。迁徙到加拿大时,他们的家族历史永远改变了。

“一百多年前,中国的社会状况大不相同。这是我的家人在有机会的时候决定移居加拿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他的家人最初在加拿大定居非常困难。

Chan说,中国工人完成铁路后,加拿大政府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全部赶出去。

但有些人,包括他的曾祖父,坚持了下来。

中国人头税

“我的曾祖父知道他想在加拿大建立自己的未来,他想留在那里。但当时,加拿大政府颁布了所谓的“个头税”,Chan说。

他说:“如果你想获得加拿大国籍,你必须支付大约500加元(388.5美元)。”

幸运的是,他的家人设法拿出了钱并付清了钱。

Chan说:“我们仍然有我祖父的原始‘头税’证书,这是我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象征着我的家庭成为加拿大人,也是我们成为加拿大人的奋斗者。”

然后他的家人开了一家餐馆。我们进入了餐馆,主要是在温哥华地区。我的家族经营中国餐馆有很长的历史,“他说。

上海的机遇

Chan小时候每隔几年就去香港玩一次,但直到2010岁,他才在研究生时期访问中国大陆。

“我第一次来上海是作为交流项目的一部分。我当时对上海的印象使我心灰意冷。在我来到上海之前,我从未想过要搬到中国去,因为海外媒体对中国的描述并不积极。

但他对上海的访问改变了他对中国的印象。我看到了人们的真实生活,我看到了上海的动态环境,我看到了这里的机会,我看到人们工作的艰辛。似乎每个人都比世界上其他人走得快两步,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努力创造一些东西。”Chan告诉环球时报。

“这种能量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我和同学们在上海登陆时感受到的一件事。这让我们想起了上世纪80年代的纽约,当时几乎每个人都在忙忙忙乱,想赚钱,想创业。

中国是未来

“中国真的是未来,上海是未来,”Chan说。我之所以选择中国[创办自己的企业],是因为这里有大量的机会。

Chan还认为,在中国大陆工作,更好地利用他的个人技能集。他最终决定定居在中国最国际化、充满活力的城市上海。

“上海是全世界人民共同建设未来的城市。基础设施已经到位;人口已经到位;文化已经到位。”Chan说。

他补充说,上海独特的创业氛围也非常强烈,影响和激励他创建自己的企业。

他说:“我觉得上海是创业的最佳环境,因为你周围都是志同道合的人。”

快速增长

上海庞大的人口和同样大的市场帮助他在这里测试他的商业理念。如果它在上海工作,它将很快扩大规模。”

Chan指出,基础设施和IT技术在过去十年中一直是中国最大的成就。

就基础设施而言,Chan对执行速度印象深刻。他说,他从未见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建公路、子弹列车和地铁,而且质量如此之高。

至于技术,Chan说他被中国的创新水平震惊了。“如果你能想象,五年前,中国没有韦斯特,Alipay,Didi,Mobike,OFO,”他说。

Chan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大多数这些技术往往需要一个国家发展十年。”但在短短几年内,中国为食品、自行车、汽车建立了一个完整的O2O生态系统。中国企业已经从字面上重塑了网上购物的概念。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阅读